2019年9月号

总编辑的话

他们,救活了老爸的企业

文 / 杨玛利      2019-08-29

他们,救活了老爸的企业


今年3月,本事业群另一本杂志《哈佛商业评论》全球繁体中文版报导了一篇儿子救活爸爸公司的文章,深受欢迎。

我们的记者报导1996年创办的本土知名女装品牌SO NICE,最高峰时全台分店120家,但在电商崛起後,业绩大幅衰退,门市关了三成以上。创办人李仲周没办法,2012年只好把当年30岁、在大陆工作的长子李宥宏叫回家接班。

李宥宏从小是学霸,从没想过要接爸爸的生意,建中、台大电机系、美国电机硕士後,进入科技界服务,直到父亲用身体不好为理由,叫他回家帮忙。但他一回来就发现公司状况很不好。刚回来前三年,每年都赔钱,负债最高时近一亿,当时他真的觉得「是被我爸骗回来的。」

但既然回来了,他耐心从头学起,从商品、行销、业务、仓储……历练每个部门。2015年正式接任总经理,营收从2012年不到5亿,2018年已近10亿。救活了爸爸公司的关键是导入虚实整合,推出App线上线下销售整合的新商业模式。

本期《远见》又报导另一个救活爸爸公司的案例,那就是光隆实业董事长詹贺博。光隆在1966年由詹贺博祖父叔父共同创办,是台湾三大羽绒厂。传到他爸爸时扩大海外版图,也成功上柜。但後来父亲罹癌,管理走下坡。原本在科技业服务的詹贺博,12年前不忍家业中落,决定回家救援。

当时的光隆,股价约10元,2006年发放现金股利0.4元。但经过12年整顿後,近几年股价都在40~60间,每年发放3~4元股利,2018年甚至打造半世纪以来最佳成绩,营业额破百亿。詹贺博积极研发各项新产品,推动智慧生产,是他成功救活爸爸公司的关键。

还富二代公道,富二代不等於纨絝子弟

根据经济部2018年底资料,台湾高达七成企业主面临传承阶段。有监於接班议题的迫切性,《远见》2017年率台湾媒体之先,进行接班传承大调查,到今年已是调查第三年。

近三年来持续报导接班议题,让我更深入了解台湾的家族企业,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感受是,台湾社会常常对於企业二代有刻板印象,以为他们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,不能吃苦耐劳,甚至有些是纨絝子弟。但在《远见》的采访中,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努力学习、拚命工作的所谓「富二代」接班人。

抱着无比的责任感,他们要延续家族企业的生命,必须带领企业转型、甚至把已经不行的企业救活。因此他们大多非常努力。今年8月2日,《远见》记者就参加了全台14个二代团体的学习活动,近400位接班人参加。

今年度《远见》传承大调查,邀请国外传承研究权威共同合作,包括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系与会计学院双聘教授范博宏、欧洲工商管理学院(INSEAD)家族企业国际研究中心主任莫顿.班奈德森(Morten Bennedsen),进行了台湾、中国、韩国、及欧洲、东南亚地区的调查。这份堪称3.0版的调查,希望在国际接班的地图上,找到台湾的相对位置,并提出关於接班的跨国普世价值,供台湾家族企业参考。

本期出刊同时,《远见》也邀请范博宏、莫顿,与日本经济大学家族企业研究所所长後藤俊夫来台,共同举办研讨会,持续深化接班传承议题。

关键字: 评论传产职场生涯经济

延伸阅读


您也可能喜欢这些文章

您也可能喜欢这些文章

置顶